五分快3—东京1.五分彩 > 产业

连星巴克都在用的云南咖啡豆,为何农户不赚钱?

2019-04-28 09:29:22       来源:国是直通车    作者:孙秋霞

  当前,中国咖啡消费市场正在迅速增长。数据显示,我国咖啡豆消费量从2006年的2.59万吨,上升到2017年13.45万吨,年均增长率达20.75%,为全球平均增长率的10多倍。

  然而,虽然中国咖啡消费潜力渐增,但目前市场主要被星巴克、雀巢、Costa等国际咖啡品牌主导,且有后来者瑞幸咖啡竞争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中国也是全球主要咖啡生产国之一。2017年,全国咖啡产量达到14.72万吨,居全球第12位。

  其中,云南占据中国近99%的咖啡产量,主要为星巴克、雀巢、麦氏、卡夫等国际品牌供货,但中国本土品牌市场份额不足20%。  

  国是直通车 侯雨彤 制图

  云南咖啡怎么了?

  云南种植咖啡的历史,最早可追溯到一百多年前。

  当时,一位法国传教士为了自己喝咖啡的需要,在大理宾川县朱古拉村的教堂门外用咖啡果繁殖了第一株咖啡树。从那时起,朱古拉村也开始种植咖啡。

  几乎在同一时期,景颇族边民从缅甸将咖啡引入云南省瑞丽弄贤寨,随后逐渐在保山市潞江坝开始种植。此后,咖啡在云南逐渐落地生根。

  数据显示,2017年,云南共有34个咖啡生产县,其中10万亩以上有6个县,包括思茅、隆阳、镇康等。其中,保山的潞江坝小粒咖啡在1980年全国咖啡会议上被公认为“全国咖啡之冠”。

  潞江坝地处高黎贡山东麓,光照充足,终年无霜,是全国少有的几个典型的亚热带干热河谷气候之一。潞江坝小粒咖啡颗粒均匀饱满,具有气味清新、香气浓郁、浓而不烈等特性。  

  国是直通车 孙秋霞 摄

  不过,记者走访潞江坝的从岗村发现,虽然村民们在高山上种植着成片的咖啡树,但也有一部分咖啡树被砍掉,留下光秃秃的一片。

  这并非偶然事件。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热带亚热带经济作物研究所原所长黄家雄指出,从2015年开始,云南省咖啡产量连续3年呈现负增长。去年云南省咖啡种植面积是160多万亩,比2014年减少了20多万亩。

  咖啡产量减少,主要原因是种植咖啡的咖农处于微利或亏本状态。

  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热带亚热带经济作物研究所副研究员胡发广指出,咖啡行业利润率充足,只是和咖农无关。如果现有链条不打破,云南咖农不可能靠种植致富。

  据金融数据研究服务平台JingData测算,整个咖啡产业链中,上游种植环节生豆的价值贡献约为17.1元/公斤,中游深加工环节烘焙豆的价值贡献约为83元/公斤,下游流通环节的价值则暴增至1567元/公斤,三个环节利益分配占比分别为1%、6%和93%。

  也就是说,咖农在整个产业链中只占到1%的利润。再加上近年来国际咖啡豆价格一路下跌,有时咖啡的收购价甚至低于成本价 。

  胡发广表示,云南咖啡以小农户种植为主,标准化程度低、自身抗风险弱,与市场严重脱节,在国际收购方面前,咖农们没有任何话语权,常年遭低于国际期货市场价格的压价。

  由于咖农利益有限,丛岗村的咖农们在生产周期无心管控,导致咖啡豆先天养分不足;后期采摘时,又为了省事红绿果一把捋,以至于其中的很大一部分,都不符合收购商的标准——勉强合格的拿去做速溶咖啡,其余则全是废果。

  恶性循环之下,丛岗村的咖啡树遭大量砍伐,青壮年成批外出打工。

  国务院扶贫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李小云表示,农产品不是卖手机,一个手机的成本只有几百块钱,最后可以卖到一万块钱,中间就是创新价,产业链可以拉得很长。但农产品如果产业链拉长,会不断分割利润,每个人盈利边际都特别低,就会产生一大批穷人。

  胡发广认为,如果产业链条不变,中国市场的增长,最终成就的都是国际品牌。“抛开烘焙和精品咖啡不谈,就连无门槛的速溶咖啡都存在明显的供需错位:云南的咖啡原料在大量出口,而国内咖啡速溶粉却在大量进口。”

  如何走出困境?

  云南咖啡产量连续3年减少,这对中国咖啡产业而言无疑是一个打击。

  胡发广告诉国是直通车记者,咖啡树一旦被砍掉,重新种植需要3年才能结果,如果中国咖啡产业没落,消费还是以15%的增长率往上爬,未来咖啡价格可能越来越高。

  在胡发广看来,只有“最后一公里”的利润向咖农适当倾斜,咖啡种植业才能健康稳定发展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潞江坝不少咖农还是贫困户,咖啡收购价低迷,让不少人入不敷出。

  4月21日,拼多多创新扶贫助农模式“多多农园”首站落户云南保山。据悉,通过“多多农园”,拼多多将实现消费端“最后一公里”和原产地“最初一公里”直连,探索农业产业新模式,让农户成为全产业链的利益主体。

  胡发广指出,“多多农园”进来以后,农户直接成为新农商,缩短了与市场的距离,至少给农户一个参与市场竞争的机会,从最前端的一公里跳到最后一公里,省去了中间贸易,利润就会显著增长。

  不过,在市场竞争之下,提高咖啡品质才能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。

  黄家雄介绍,当前,中国人均消费8-10杯咖啡,咖啡豆消费总量居全球第19位,其中,速溶咖啡处于主导地位。

  随着现磨咖啡在消费者逐渐培养成型,未来现磨咖啡的市场将会呈现上升趋势。  

  国是直通车 孙秋霞 摄

  然而,走进任何一家咖啡店,摩卡、蓝山、卡布奇诺甚至越南咖啡都排在前列,云南咖啡即便出现,往往也是最便宜的价格。而更多的云南咖啡豆,只能作为速溶咖啡的原料,以最低的市场价格卖出。

  胡发广指出,只有大面积推广高价优质咖啡品种,才能打破既有的弱势链条,走出一条新路。“高端品种不愁卖,而且成品不再是速溶咖啡,而是烘焙豆以及精品咖啡。”

  据悉,潞江镇具备良好的种植精品咖啡的条件,全国不少咖啡企业和咖啡馆都在这里进行定制生产加工。

  目前,保山市当地政府、“拼多多”、商家、“热经所”等单位正在联合谋划用3年时间,给当地培育更优质的品种,为当地打造精品咖啡品牌。 

  国是直通车 孙秋霞 摄

  3月初,胡发广正式带领团队进驻丛岗村,围绕精品咖啡培育和复合生态套种开展实验。在胡发广看来,找到合适的高端咖啡品种并不难,关键在于如何引导村民进行大规模替换种植,并在生产周期和加工环节实现标准化、品质化作业。

  景兰咖啡董事长黄伟认为,如果形成稳定的高端咖啡豆供应链,国内品牌的竞争力也将水涨船高。“以往只能是有什么豆子收什么豆子,以后是市场需求什么豆子就种什么豆子,云南咖啡在市场上的竞争力必将大幅提升。” (孙秋霞)

加载中
五分快3—东京1.五分彩
责任编辑:蔡薇萍